自從一見,不讀人間糟粕書!
Calendar 3046年九月十五
卓俊宏 (3186) 2019-10-13 12:52:49 SUN

前言


平日少讀文史士商書,大都在鑽研資訊科技與程式語言。10年前初接觸佛教思想,稍微自修看過一些經典,其中對一部《楞嚴經》很感興趣,非常認同古德所說「自從一見楞嚴後,不讀人間糟粕書」之感。也可以稍化解我不大讀一般書之慚。原來人間大部分書都是糟粕。惟我悟性實在不高,理解實在不多,看了 宣化上人的淺釋才有感。由心自覺它簡直就是一本精彩小說,現在流行什麼寶可夢、妖怪手錶等奇幻卡通或電影鬼怪韓劇、角色扮演、等級提升等遊戲電玩,都不如此書精彩。若有小說家、編劇或導演用楞嚴經來製作一部電視劇、卡通或電玩,肯定賣座。然對於該書主要談的楞嚴佛定,實摸不著頭緒,想深入研究耳根圓通,後因事業家庭兩頭燒,就先擱一旁!
8F14477C-28C8-4916-BD0A-D1445AAAF87D.jpeg

最近工作有些安排,因緣際會接觸了唯識思想,也看完 某法師《八識規矩頌》視頻。再將楞嚴經拿來翻翻,突然發現原來10年前就接觸過唯識思想,只是看不懂,感覺很不親切。經裡廿五圓通中的七大圓通「火、地、水、風、空、識、根」其中「識大圓通」就是彌勒菩薩的修行法門「憶往昔經微塵劫,有佛出世,名日月燈明。我從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遊族姓。爾時世尊,教我修習唯心識定,入三摩地。歷劫已來,以此三昧事恒沙佛。求世名心歇滅無有。至然燈佛出現於世。我乃得成無上妙圓識心三昧。乃至盡空如來國土淨穢有無。皆是我心變化所現。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識故,識性流出無量如來。今得授記,次補佛處。佛問圓通,我以諦觀十方唯識,識心圓明,入圓成實,遠離依他及遍計執,得無生忍,斯為第一。」

有五蘊漸破觀念,有圓通參照,今天再聽完《八識規矩頌》回來看這識大圓通,感覺就不大一樣,距離拉近了不少,變得比較親切了。唯識法門不容易修,連文殊師利菩薩都說:「若以識性觀,觀識非常住,存心乃虛妄,云何獲圓通?」就是說末法修行者要用第六識散亂虛妄心去觀想非常住識心不容易。而圓通基本上就是破識蘊,則至少到達初地菩薩以上的程度。至於是否就是無生法忍七地境界還要再了解,因為四果阿羅漢證量等同七或八地菩薩。若是圓通只有初地,則不解到七地這中間如何銜接。宣化上人:「破五蘊非證果,不被五蘊遮蓋住,智慧現前了,還談不到什麼證果、出三界。是在離苦沒有離、得樂沒有得的階段,還有一段的路程,還要深入經藏,還要精進。在境界上,證了初果阿羅漢,走路腳不需碰地,離地會有半分那麼高,因為斷了八十八品見惑(對境起貪愛)。二果、三果的聖人斷思惑,境界更高。」老實說,這部分要再研究,不過認為修行人要經常審視自己,不要未證言證,未得謂得是正確的,免得著魔自己不知!

如這廿五位都是已得圓通的代表性人物憍陳那五比丘、優波尼沙陀、香嚴童子、藥王藥上二法王子、跋陀婆羅、摩訶迦葉、阿那律陀、周利槃特迦、憍梵砵提、畢陵伽婆蹉、須菩提、舍利弗、普賢菩薩、孫陀羅難陀、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優波離、大目犍連、烏芻瑟摩、持地菩薩、月光童子、琉璃光法王子、虛空藏菩薩、彌勒菩薩、大勢至法王子、觀世音菩薩等。

對於類似耳根圓通的修行法門比較容易理解,我們可以從聞性聽音的生滅動靜二相切入,再來覺所覺空,空覺極圓。再來空所空滅。再來寂滅現前。都是有次第可以漸達圓通。但是,一般人怎麼能從這麽虛妄的「心識」生滅切入?它是很虛妄的,看到境,識生也不一定知道,識滅也不一定知道,真的太難了。不過,其實我們凡夫心識經常向外攀緣,照理說這個法門是可修,只是不容易。以個人淺見,這是一門慧學,很多學理工的教授都很有興趣專研,卻只能在相上研究。實際的圓通修行,就像彌勒菩薩暗示,是要先修唯心識定的。才有能力入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寂滅現前(入圓成實,遠離依他及遍計執,得無生忍)」因此還是要熟悉楞嚴佛定才是最佳解!

如何實修佛定,轉識成智、擺脫魔障,對修行人有非常大的幫助。這幾天翻出楞嚴經來讀,一般人容易卡關在七處徵心環節跳不出來,因此這次不是從頭開始看,是倒著看。生因識有,滅從色除,理則頓悟,乘悟併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從識蘊搭配著唯識來看,更可思維三件事情:一、當初唯識學是何人用何方法取得然後流傳人間的,這中間有沒有定?二、唯心識定如何實修?三、想想兜率天彌勒菩薩正在講的唯識內容為何?

S__16982019.jpg

 

生因識有,滅從色除


理則頓悟,乘悟併銷。


阿難。是五受陰,五妄想成。

汝今欲知因界淺深。唯色與空,是色邊際。

唯觸及離,是受邊際。

唯記與妄,是想邊際。

唯滅與生,是行邊際。湛入合湛,歸識邊際。

此五陰元,重疊生起。生因識有,滅從色除。理則頓悟,乘悟併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

汝應將此妄想根元,心得開通,傳示將來末法之中諸修行者。

令識虛妄。深厭自生,知有涅槃,不戀三界。

事非頓除,因次第盡。


精真妙明本覺圓淨,非留死生及諸塵垢。乃至虛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斯元本覺妙明真精,妄以發生諸器世間。如演若多,迷頭認影。妄元無因。於妄想中立因緣性。迷因緣者,稱為自然。彼虛空性,猶實幻生。因緣自然,皆是眾生妄心計度。

知妄所起,說妄因緣。若妄元無,說妄因緣元無所有。何況不知,推自然者。是故如來與汝發明,五陰本因,同是妄想。汝體先因父母想生。汝心非想,則不能來想中傳命。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懸崖不有。醋物未來。汝體必非虛妄通倫。口水如何因談醋出。是故當知,汝現色身,名為堅固第一妄想。即此所說臨高想心,能令汝形真受酸澀。由因受生,能動色體。汝今現前順益違損,二現驅馳,名為虛明第二妄想。由汝念慮,使汝色身。身非念倫,汝身何因隨念所使。種種取像。心生形取,與念相應。寤即想心。寐為諸夢。則汝想念搖動妄情,名為融通第三妄想。化理不住,運運密移。甲長髮生,氣銷容皺。日夜相代,曾無覺悟。

此若非汝,云何體遷。如必是真,汝何無覺。則汝諸行念念不停,名為幽隱第四妄想。又汝精明湛不搖處,名恒常者。於身不出見聞覺知。若實精真,不容習妄。何因汝等,曾於昔年睹一奇物。經歷年歲,憶妄俱無,於後忽然覆睹前異,記憶宛然,曾不遺失。則此精了湛不搖中,念念受熏,有何籌算。

此湛非真。如急流水,望如恬靜,流急不見,非是無流。若非想元,寧受妄習。非汝六根互用開合,此之妄想無時得滅。故汝現在見聞覺知中串習幾,則湛了內罔象虛無,第五顛倒微細精想。

識陰盡


若於群召,已獲同中銷磨六門,合開成就。見聞通鄰,互用清淨。十方世界及與身心,如吠琉璃,內外明徹,名識陰盡。是人則能超越命濁。

識陰若盡,則汝現前諸根互用。從互用中,能入菩薩金剛乾慧。圓明精心,於中發化。如淨琉璃,內含寶月。如是乃超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心,菩薩所行金剛十地,等覺圓明,入於如來妙莊嚴海。圓滿菩提,歸無所得。

此是過去先佛世尊,奢摩他中,毗婆舍那,覺明分析微細魔事。魔境現前,汝能諳識,心垢洗除,不落邪見。

陰魔銷滅。天魔摧碎。大力鬼神,褫魄逃逝。魑魅魍魎,無復出生。

直至菩提,無諸少乏。下劣增進,於大涅槃心不迷悶。

若諸末世愚鈍眾生,未識禪那,不知說法,樂修三昧,汝恐同邪,一心勸令持我佛頂陀羅尼咒。

若未能誦,寫於禪堂,或帶身上,一切諸魔,所不能動。

汝當恭欽十方如來,究竟修進最後垂範。


識陰魔


行陰盡,雖該善男子窮諸行空,於識還元,已滅生滅,而於寂滅精妙未圓。精色不沈發現幽秘。此則名為識陰區宇。觀其所由,罔象虛無,顛倒妄想,以為其本。

十種識陰魔,中塗成狂,因依迷惑,於未足中生滿足證皆是識陰用心交互,故生斯位。

眾生頑迷,不自忖量。逢此現前,各以所愛先習迷心,而自休息。將為畢竟所歸寧地。自言滿足無上菩提。大妄語成,外道邪魔所感業終,墮無間獄。聲聞緣覺,不成增進。汝等存心秉如來道。將此法門,於我滅後,傳示末世。普令眾生,覺了斯義。無令見魔自作沈孽保綏哀救,銷息邪緣。令其身心入佛知見。從始成就,不遭歧路。


生外道種


能令己身根隔合開,亦與十方諸類通覺,覺知通曶,能入圓元。

若於所歸,立真常因,生勝解者,是人則墮因所因執。

娑毗迦羅所歸冥諦,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一立所得心,成所歸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外道種


生大慢天我遍圓種


若於所歸覽為自體,盡虛空界十二類內所有眾生,皆我身中一類流出,生勝解者,是人則墮能非能執。

摩醯首羅,現無邊身,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二立能為心,成能事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大慢天我遍圓種


生倒圓種


若於所歸有所歸依,自疑身心從彼流出。十方虛空,咸其生起。即於都起所宣流地,作真常身無生滅解。

在生滅中,早計常住。既惑不生,亦迷生滅。安住沈迷生勝解者,是人則墮常非常執。

計自在天,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三立因依心,成妄計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倒圓種


生倒知種


若於所知,知遍圓故,因知立解。十方草木皆稱有情,與人無異。草木為人,人死還成十方草樹。

無擇遍知,生勝解者,是人則墮知無知執。

婆吒霰尼,執一切覺,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四計圓知心,成虛謬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倒知種


生顛化種


若於圓融根互用中,已得隨順。便於圓化一切發生,求火光明,樂水清淨,愛風周流,觀塵成就,各各崇事。

以此群塵,發作本因,立常住解。是人則墮生無生執。

諸迦葉波并婆羅門,勤心役身,事火崇水,求出生死,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五計著崇事,迷心從物,立妄求因,求妄冀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顛化種


生斷滅種


若於圓明,計明中虛,非滅群化,以永滅依,為所歸依生勝解者,是人則墮歸無歸執。

無想天中諸舜若多,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六圓虛無心,成空亡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斷滅種


生妄延種


若於圓常,固身常住。同於精圓,長不傾逝,生勝解者,是人則墮貪非貪執。

諸阿斯陀求長命者,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七執著命元,立固妄因,趣長勞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妄延種


天魔種


觀命互通,卻留塵勞,恐其銷盡。便於此際坐蓮華宮,廣化七珍,多增寶媛。恣縱其心生勝解者,是人則墮真無真執。

吒枳迦羅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八發邪思因,立熾塵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天魔種


生纏空種


於命明中分別精麤,疏決真偽,因果相酬,唯求感應,背清淨道。所謂見苦斷集,證滅修道。

居滅已休,更不前進,生勝解者,是人則墮定性聲聞。

諸無聞僧,增上慢者,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九圓精應心,成趣寂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纏空種


生覺圓明不化圓種


若於圓融清淨覺明,發研深妙,即立涅槃而不前進,生勝解者,是人則墮定性辟支。

諸緣獨倫不迴心者,成其伴侶。

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十圓覺曶心,成湛明果

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覺圓明不化圓種


行陰盡


若此清擾熠熠元性。性入元澄,一澄元習。如波瀾滅,化為澄水,名行陰盡。是人則能超眾生濁。

諸世間性,幽清擾動同分生機,絛然隳裂沈細綱紐。補特伽羅,酬業深脈,感應懸絕。於涅槃天將大明悟。如雞後鳴,瞻顧東方,已有精色。六根虛靜,無復馳逸。內外湛明,入無所入。深達十方十二種類,受命元由。觀由執元,諸類不召。於十方界,已獲其同。


行陰魔


想陰盡,凝明正心,十類想陰天魔不得其便。

為浮根塵究竟樞穴。此則名為行陰區宇。觀其所由,幽隱妄想以為其本。

窮生類本,於本類中生元露者,觀彼幽清圓擾動元。十種行陰魔行陰用心交互,故現斯悟。

眾生頑迷,不自忖量。逢此現前,以迷為解,自言登聖。大妄語成,墮無間獄。


立無因論


於圓元中起計度者,是人墜入二無因論。

一者、是人見本無因。何以故?是人既得生機全破。乘於眼根八百功德,見八萬劫所有眾生,業流灣環,死此生彼。祇見眾生輪迴其處。八萬劫外,冥無所觀。便作是解,此等世間十方眾生,八萬劫來,無因自有。由此計度,亡正遍知,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二者、是人見末無因。何以故?是人於生既見其根。知人生人。悟鳥生鳥。烏從來黑。鵠從來白。人天本豎。畜生本橫。白非洗成。黑非染造。從八萬劫無復改移。今盡此形,亦復如是。而我本來不見菩提。云何更有成菩提事。當知今日一切物象,皆本無因。由此計度,亡正遍知,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一外道,立無因論。

立圓常論


於圓常中起計度者,是人墜入四遍常論。

一者、是人窮心境性,二處無因。修習能知二萬劫中,十方眾生,所有生滅,咸皆循環,不曾散失,計以為常。
二者、是人窮四大元,四性常住。修習能知四萬劫中,十方眾生,所有生滅,咸皆體恒,不曾散失,計以為常。
三者、是人窮盡六根末那執受,心意識中本元由處,性常恒故。修習能知八萬劫中,一切眾生,循環不失,本來常住。窮不失性,計以為常。
四者、是人既盡想元,生理更無流止運轉,生滅想心,今已永滅。理中自然成不生滅。因心所度,計以為常。

由此計常,亡正遍知,墮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則名為第二外道,立圓常論。


一分常論


於自他中起計度者,是人墜入四顛倒見,一分無常,一分常論。

一者、是人觀妙明心遍十方界,湛然以為究竟神我。從是則計我遍十方,凝明不動。一切眾生,於我心中自生自死。則我心性名之為常。彼生滅者,真無常性。
二者、是人不觀其心,遍觀十方恒沙國土。見劫壞處,名為究竟無常種性。劫不壞處,名究竟常。
三者、是人別觀我心,精細微密,猶如微塵。流轉十方,性無移改。能令此身即生即滅。其不壞性,名我性常。一切死生從我流出名無常性。
四者、是人知想陰盡,見行陰流。行陰常流,計為常性。色受想等,今已滅盡,名為無常。由此計度一分無常一分常故,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三外道,一分常論。


有邊論


於分位中生計度者,是人墜入四有邊論。

一者、是人心計生元,流用不息。計過未者,名為有邊。計相續心,名為無邊。
二者、是人觀八萬劫,則見眾生。八萬劫前,寂無聞見。無聞見處,名為無邊。有眾生處,名為有邊。
三者、是人計我遍知,得無邊性。彼一切人現我知中。我曾不知彼之知性。名彼不得無邊之心。但有邊性。
四者、是人窮行陰空。以其所見心路籌度一切眾生一身之中,計其咸皆半生半滅。明其世界一切所有,一半有邊,一半無邊。由此計度有邊無邊,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四外道,立有邊論。


遍計虛論


於知見中生計度者,是人墜入四種顛倒,不死矯亂,遍計虛論。

一者、是人觀變化元。見遷流處,名之為變。見相續處,名之為恒。見所見處,名之為生。不見見處,名之為滅。相續之因,性不斷處,名之為增。正相續中,中所離處,名之為減。各各生處,名之為有。互互亡處,名之為無。以理都觀,用心別見。有求法人,來問其義。答言:我今亦生亦滅。亦有亦無。亦增亦減。於一切時皆亂其語。令彼前人遺失章句。
二者、是人諦觀其心,互互無處,因無得證。有人來問,唯答一字,但言其無。除無之餘,無所言說。
三者、是人諦觀其心,各各有處,因有得證。有人來問,唯答一字,但言其是。除是之餘,無所言說。
四者、是人有無俱見,其境枝故,其心亦亂。有人來問,答言:亦有即是亦無,亦無之中,不是亦有,一切矯亂,無容窮詰。由此計度矯亂虛無,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五外道。四顛倒性,不死矯亂,遍計虛論。


五陰中死後有相,心顛倒論


於無盡流生計度者,是人墜入死後有相發心顛倒。

或自固身,云色是我。
或見我圓,含遍國土,云我有色。
或彼前緣隨我迴復,云色屬我。
或復我依行中相續,云我在色。
皆計度言死後有相。

如是循環,有十六相。

從此或計畢竟煩惱,畢竟菩提,兩性並驅,各不相觸。由此計度死後有故,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六外道,立五陰中死後有相,心顛倒論。


五陰中死後無相,心顛倒論


於先除滅色受想中,生計度者,是人墜入死後無相,發心顛倒。

見其色滅,形無所因。
觀其想滅,心無所繫。
知其受滅,無復連綴。
陰性銷散,縱有生理,而無受想,與草木同。
此質現前猶不可得。死後云何更有諸相。
因之勘校死後相無。如是循環,有八無相。

從此或計涅槃因果,一切皆空。徒有名字,究竟斷滅。由此計度死後無故,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七外道,立五陰中死後無相,心顛倒論。


立五陰中死後俱非,心顛倒論


於行存中,兼受想滅,雙計有無,自體相破,是人墜入死後俱非,起顛倒論。

色受想中,見有非有。
行遷流內,觀無不無。
如是循環,窮盡陰界,八俱非相。
隨得一緣,皆言死後有相無相。
又計諸行性遷訛故,心發通悟。
有無俱非,虛實失措。

由此計度死後俱非,後際昏瞢無可道故,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八外道,立五陰中死後俱非,心顛倒論。


立五陰中死後斷滅,心顛倒論


於後後無生計度者,是人墜入七斷滅論。

或計身滅。
或欲盡滅。
或苦盡滅。
或極樂滅。
或極捨滅。
如是循環,窮盡七際,現前銷滅,滅已無復。

由此計度死後斷滅,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九外道,立五陰中死後斷滅,心顛倒論。


立五陰中五現涅槃,心顛倒論


於後後有生計度者,是人墜入五涅槃論。

或以欲界為正轉依,觀見圓明生愛慕故。
或以初禪,性無憂故。
或以二禪,心無苦故,
或以三禪,極悅隨故。
或以四禪,苦樂二亡,不受輪迴生滅性故。
迷有漏天,作無為解。
五處安隱為勝淨依。如是循環,五處究竟。

由此計度五現涅槃,墮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則名為第十外道,立五陰中五現涅槃,心顛倒論。


想陰盡


若動念盡,浮想銷除。於覺明心,如去塵垢。一倫生死,首尾圓照,名想陰盡。是人則能超煩惱濁。觀其所由,融通妄想以為其本。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

是人平常夢想銷滅,寤寐恒一。覺明虛靜,猶如晴空。無復麤重前塵影事。觀諸世間大地山河,如鏡鑑明,來無所黏,過無蹤跡。虛受照應,了罔陳習,唯一精真。生滅根元,從此披露。見諸十方十二眾生,畢殫其類。雖未通其各命由緒。見同生基。猶如野馬熠熠清擾。


想陰魔


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十想陰魔現境,於末世時,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體。或自現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覺。讚歎婬欲,破佛律儀。先惡魔師,與魔弟子,婬婬相傳。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則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總為魔眷。命終之後,必為魔民。失正遍知,墮無間獄。

汝今未須先取寂滅。縱得無學,留願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眾生,令不著魔,得正知見。


怪鬼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圓明,銳其精思貪求善巧。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不覺是其魔著,自言謂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巧善男子處,敷座說法。其形斯須,或作比丘,令彼人見。或為帝釋。或為婦女。或比丘尼。或寢暗室身有光明。是人愚迷,惑為菩薩。信其教化,搖蕩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

口中好言災祥變異。或言如來某處出世。或言劫火。或說刀兵。恐怖於人。令其家資,無故耗散。

此名怪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魃鬼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遊蕩,飛其精思,貪求經歷。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亦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遊善男子處,敷座說法。自形無變。其聽法者,忽自見身坐寶蓮華,全體化成紫金光聚。一眾聽人,各各如是,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為菩薩。婬逸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

口中好言諸佛應世。某處某人,當是某佛化身來此。某人即是某菩薩等,來化人間。其人見故,心生傾渴,邪見密興,種智銷滅。

此名魃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魅鬼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緜淴,澄其精思,貪求契合。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實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合善男子處,敷座說法。其形及彼聽法之人,外無遷變。令其聽者,未聞法前,心自開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見地獄。或知人間好惡諸事。或口說偈。或自誦經。各各歡娛,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為菩薩。緜愛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

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後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薩亦然。其人見故,洗滌本心,易入邪悟。

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蠱毒魘勝惡鬼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根本,窮覽物化性之終始,精爽其心,貪求辨析。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先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元善男子處,敷座說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雖未聞法,自然心伏。是諸人等,將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現前我肉身上。父父子子,遞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絕。都指現在即為佛國。無別淨居及金色相。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歸依,得未曾有。是等愚迷,惑為菩薩。推究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

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為淨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處。彼無知者,信是穢言。

此名蠱毒魘勝惡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癘鬼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懸應,周流精研,貪求冥感。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元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應善男子處,敷座說法。能令聽眾,暫見其身如百千歲。心生愛染,不能捨離。身為奴僕,四事供養,不覺疲勞。各各令其座下人心,知是先師本善知識,別生法愛,黏如膠漆,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為菩薩。親近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

口中好言,我於前世於某生中,先度某人。當時是我妻妾兄弟,今來相度。與汝相隨歸某世界,供養某佛。或言別有大光明天,佛於中住,一切如來所休居地。彼無知者,信是虛誑,遺失本心。

此名癘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大力鬼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深入。克己辛勤,樂處陰寂,貪求靜謐。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本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陰善男子處,敷座說法。令其聽人,各知本業。或於其處語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生。敕使一人於後蹋尾頓令其人起不能得。於是一眾傾心斂伏。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儀外,重加精苦。誹諦比丘,罵詈徒眾。訐露人事,不避譏嫌。

口中好言未然禍福。及至其時,毫髮無失。

大力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山林土地城隍川嶽鬼神,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知見,勤苦研尋,貪求宿命。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

其人殊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知善男子處,敷座說法。是人無端於說法處,得大寶珠,其魔或時化為畜生,口銜其珠,及雜珍寶簡冊符牘諸奇異物,先授彼人,後著其體。或誘聽人藏於地下,有明月珠照耀其處。是諸聽者,得未曾有。多食藥草,不餐嘉饌。或時日餐一麻一麥,其形肥充,魔力持故。誹諦比丘,罵詈徒眾,不避譏嫌。

口中好言他方寶藏,十方聖賢潛匿之處。隨其後者,往往見有奇異之人。

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嶽鬼神,年老成魔。或有宣婬破佛戒律,與承事者潛行五欲。或有精進純食草木。無定行事,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天地大力山等精魅仙怪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神通,種種變化,研究化元,貪取神力。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誠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通善男子處,敷座說法。是人或復手執火光,手撮其光,分於所聽四眾頭上。是諸聽人頂上火光,皆長數尺,亦無熱性,曾不焚燒。或水上行,如履平地。或於空中安坐不動。或入缾內。或處囊中。越牖透垣,曾無障礙。唯於刀兵不得自在。自言是佛。身著白衣,受比丘禮。誹諦禪律,罵詈徒眾。訐露人事,不避譏嫌。

口中常說神通自在。或復令人傍見佛土。鬼力惑人,非有真實。讚歎行婬,不毀麤行。將諸猥媟,以為傳法。

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風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積劫精魅。或復龍魅。或壽終仙,再活為魅,或仙期終,計年應死,其形不化,他怪所附。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多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日月薄蝕精氣年老成魔


三摩地中,心愛入滅,研究化性,貪求深空。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終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空善男子處,敷座說法。於大眾內,其形忽空,眾無所見。還從虛空突然而出,存沒自在。或現其身洞如琉璃。或垂手足作旃檀氣。或大小便如厚石蜜。誹毀戒律,輕賤出家。

口中常說無因無果。一死永滅,無復後身,及諸凡聖。雖得空寂,潛行貪欲。受其欲者,亦得空心,撥無因果。

此名日月薄蝕精氣,金玉芝草,麟鳳龜鶴,經千萬年不死為靈,出生國土。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多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住世自在天魔


三摩地中,心愛長壽,辛苦研幾,貪求永歲,棄分段生,頓希變易細相常住。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竟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生善男子處,敷座說法。好言他方往還無滯。或經萬里,瞬息再來。皆於彼方取得其物。或於一處,在一宅中,數步之間,令其從東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現前。

口中常說,十方眾生皆是吾子。我生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屬,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毗舍童子,未發心者,利其虛明,食彼精氣。或不因師,其修行人親自觀見,稱執金剛與汝長命。現美女身,盛行貪欲。未逾年歲,肝腦枯竭。口兼獨言,聽若妖魅。前人未詳,多陷王難。未及遇刑,先已乾死。惱亂彼人,以至殂殞。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受陰盡


雖未漏盡,心離其形,如鳥出籠,已能成就,從是凡身上歷菩薩六十聖位。得意生身,隨往無礙。譬如有人,熟寐寱言。是人雖則無別所知。其言已成音韻倫次。令不寐者,咸悟其語。此則名為想陰區宇。若魘咎歇,其心離身,返觀其面,去住自由,無復留礙,名受陰盡。是人則能超越見濁。觀其所由,虛明妄想以為其本。

見色陰銷,受陰明白。


受陰魔


十種受陰魔現境,皆是受陰用心交互,故現斯事。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銷,受陰明白。


悲魔


當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發明,內抑過分。忽於其處發無窮悲。

如是乃至觀見蚊蟲,猶如赤子,心生憐愍,不覺流淚。此名功用抑摧過越。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覺了不迷,久自銷歇。若作聖解,則有悲魔入其心腑。

見人則悲,啼泣無限。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狂魔

勝相現前,感激過分。忽於其中生無限勇。

其心猛利,志齊諸佛。謂三僧祇,一念能越。此名功用陵率過越。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覺了不迷,久自銷歇。若作聖解,則有狂魔入其心腑。

見人則誇,我慢無比。其心乃至上不見佛,下不見人。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憶魔


前無新證,歸失故居。智力衰微,入中隳地,迴無所見。

心中忽然生大枯渴。於一切時沈憶不散。將此以為勤精進相。此名修心無慧自失。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憶魔入其心腑。

旦夕撮心,懸在一處。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下劣易知足魔


慧力過定,失於猛利。

以諸勝性懷於心中,自心已疑是盧舍那,得少為足。此名用心亡失恒審,溺於知見。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

見人自言我得無上第一義諦。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一分常憂愁魔


新證未獲,故心已亡。

歷覽二際,自生艱險。於心忽然生無盡憂。如坐鐵床,如飲毒藥,心不欲活。常求於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脫。此名修行失於方便。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常憂愁魔,入其心腑。

手執刀劍,自割其肉,欣其捨壽。或常憂愁,走入山林,不耐見人。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一分好喜樂魔


處清淨中,心安隱後,忽然自有無限喜生。心中歡悅,不能自止。此名輕安無慧自禁。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好喜樂魔,入其心腑。

見人則笑。於衢路傍自歌自舞。自謂已得無礙解脫。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一分大我慢魔


自謂已足,忽有無端大我慢起。如是乃至慢與過慢,及慢過慢,或增上慢,或卑劣慢,一時俱發。心中尚輕十方如來。何況下位聲聞緣覺。此名見勝無慧自救。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大我慢魔,入其心腑。

不禮塔廟,摧毀經像。謂檀越言,此是金銅,或是土木。經是樹葉,或是(疊毛)華。肉身真常,不自恭敬,卻崇土木,實為顛倒。其深信者,從其毀碎,埋棄地中。疑誤眾生入無間獄。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一分好輕清魔


於精明中,圓悟精理,得大隨順。其心忽生無量輕安。已言成聖得大自在。此名因慧獲諸輕清。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好輕清魔,入其心腑。

自謂滿足,更不求進。此等多作無聞比丘。疑誤眾生,墮阿鼻獄。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空魔


於明悟中得虛明性。其中忽然歸向永滅。撥無因果,一向入空。空心現前,乃至心生長斷滅解。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空魔入其心腑。

乃諦持戒,名為小乘。菩薩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於信心檀越,飲酒噉肉,廣行婬穢。因魔力故,攝其前人不生疑諦。鬼心久入,或食屎尿與酒肉等。一種俱空,破佛律儀,誤入人罪。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欲魔


味其虛明深入心骨。其心忽有無限愛生。愛極發狂,便為貪欲。此名定境安順入心,無慧自持,誤入諸欲。

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欲魔入其心腑。

一向說欲為菩提道。化諸白衣平等行欲。其行婬者,名持法子。神鬼力故,於末世中攝其凡愚,其數至百。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多滿千萬。魔心生厭,離其身體。威德既無,陷於王難。疑誤眾生,入無間獄。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色陰盡

色陰盡者,見諸佛心,如明鏡中顯現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猶如魘人,手足宛然,見聞不惑,心觸客邪而不能動。此則名為受陰區宇。

汝坐道場,銷落諸念。其念若盡,則諸離念一切精明。動靜不移。憶忘如一。當住此處入三摩提。如明目人,處大幽暗,精性妙淨,心未發光。此則名為色陰區宇。若目明朗,十方洞開,無復幽黯,名色陰盡。是人則能超越劫濁。觀其所由,堅固妄想以為其本。


色陰魔


十種色陰魔現境,皆是色陰用心交互,故現斯事。

有漏世界十二類生,本覺妙明覺圓心體,與十方佛無二無別。由汝妄想迷理為咎,癡愛發生。生發遍迷,故有空性。化迷不息,有世界生。則此十方微塵國土,非無漏者,皆是迷頑妄想安立。當知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裏。況諸世界在虛空耶。

汝等一人發真歸元,此十方空皆悉銷殞。云何空中所有國土而不振裂。汝輩修禪飾三摩地。十方菩薩,及諸無漏大阿羅漢,心精通吻,當處湛然。一切魔王及與鬼神諸凡夫天,見其宮殿無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陸飛騰,無不驚慴。凡夫昏暗,不覺遷訛。彼等咸得五種神通,唯除漏盡,戀此塵勞。如何令汝摧裂其處。是故鬼神,及諸天魔,魍魎妖精,於三昧時,僉來惱汝。

然彼諸魔雖有大怒。彼塵勞內。汝妙覺中。如風吹光,如刀斷水,了不相觸。汝如沸湯,彼如堅冰,煖氣漸鄰,不日銷殞。徒恃神力,但為其客。成就破亂,由汝心中五陰主人。主人若迷,客得其便。當處禪那,覺悟無惑,則彼魔事無奈汝何。陰銷入明,則彼群邪咸受幽氣。明能破暗,近自銷殞。如何取留,擾亂禪定。若不明悟,被陰所迷。則汝阿難必為魔子,成就魔人。如摩登伽,殊為眇劣。彼唯咒汝,破佛律儀。八萬行中,祗毀一戒。心清淨故,尚未淪溺。此乃隳汝寶覺全身。如宰臣家,忽逢籍沒。宛轉零落,無可哀救。

暫得精明流溢前境,身能出礙,做聖解受群邪。

四大不織,少選之間,身能出礙。此名精明流溢前境。斯但功用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精明流溢形體,其身內徹,做聖解受群邪。

其身內徹。是人忽然於其身內,拾出蟯蛔。身相宛然,亦無傷毀。此名精明流溢形體。斯但精行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精魄遞相離合,空中聞說法聲,做聖解受群邪。

其時魂魄意志精神,除執受身,餘皆涉入,互為賓主。忽於空中聞說法聲。或聞十方同敷密義。此名精魄遞相離合,成就善種。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心魂靈悟所染,心光研明,照諸世界,見毗盧遮那,做聖解受群邪。

十方遍作閻浮檀色。一切種類化為如來。於時忽見毗盧遮那,踞天光臺,千佛圍繞,百億國土及與蓮華,俱時出現。此名心魂靈悟所染,心光研明,照諸世界。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抑按功力逾分,十方虛空成七寶色,做聖解受群邪。

觀察不停,抑按降伏,制止超越。於時忽然十方虛空,成七寶色,或百寶色。同時遍滿,不相留礙。青黃赤白,各各純現。此名抑按功力逾分。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心細,密澄其見,所視洞幽,暗室內見種種物,做聖解受群邪。

忽於夜半,在暗室內,見種種物,不殊白晝。而暗室物,亦不除滅。此名心細,密澄其見,所視洞幽。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塵併,同於草木,做聖解受群邪。

又以此心圓入虛融,四體忽然同於草木,火燒刀斫,曾無所覺。又則火光不能燒爇。縱割其肉,猶如削木。此名塵併,排四大性,一向入純。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欣厭凝想日深,想久化成,四體忽然同於草木,做聖解受群邪。

又以此心成就清淨,淨心功極,忽見大地十方山河皆成佛國,具足七寶,光明遍滿。又見恒沙諸佛如來遍滿空界,樓殿華麗。下見地獄,上觀天宮,得無障礙。此名欣厭凝想日深,想久化成。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迫心逼極飛出,故多隔見,遙見遠方市井街巷,做聖解受群邪。

忽於中夜,遙見遠方市井街巷,親族眷屬,或聞其語。此名迫心逼極飛出,故多隔見。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暫得邪心含受魑魅,見善知識,形體變移,做聖解受群邪。

又以此心研究精極。見善知識,形體變移。少選無端種種遷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或遭天魔入其心腹。無端說法,通達妙義。非為聖證。不作聖心,魔事銷歇。若作聖解,即受群邪。


一人發真歸元,十方空皆悉銷殞


有漏世界十二類生,本覺妙明覺圓心體,與十方佛無二無別。

由汝妄想迷理為咎,癡愛發生。生發遍迷,故有空性。化迷不息,有世界生。

則此十方微塵國土,非無漏者,皆是迷頑妄想安立。

當知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裏。況諸世界在虛空耶。

汝等一人發真歸元,此十方空皆悉銷殞。云何空中所有國土而不振裂。

汝輩修禪飾三摩地。十方菩薩,及諸無漏大阿羅漢,心精通吻,當處湛然。

一切魔王及與鬼神諸凡夫天,見其宮殿無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陸飛騰,無不驚慴。凡夫昏暗,不覺遷訛。

彼等咸得五種神通,唯除漏盡,戀此塵勞。如何令汝摧裂其處。是故鬼神,及諸天魔,魍魎妖精,於三昧時,僉來惱汝。

然彼諸魔雖有大怒。彼塵勞內。汝妙覺中。如風吹光,如刀斷水,了不相觸。汝如沸湯,彼如堅冰,煖氣漸鄰,不日銷殞。徒恃神力,但為其客。成就破亂,由汝心中五陰主人。主人若迷,客得其便。當處禪那,覺悟無惑,則彼魔事無奈汝何。

陰銷入明,則彼群邪咸受幽氣。明能破暗,近自銷殞。如何取留,擾亂禪定。若不明悟,被陰所迷。則汝阿難必為魔子,成就魔人。如摩登伽,殊為眇劣。彼唯咒汝,破佛律儀。八萬行中,祗毀一戒。心清淨故,尚未淪溺。此乃隳汝寶覺全身。如宰臣家,忽逢籍沒。宛轉零落,無可哀救。



七趣妄業所成

如是地獄、餓鬼、畜生、人及神仙、天洎修羅。精研七趣,皆是昏沈諸有為相。妄想受生。妄想隨業。於妙圓明無作本心,皆如空華,元無所著。但一虛妄,更無根緒。

此等眾生,不識本心,受此輪迴,經無量劫,不得真淨,皆由隨順殺盜婬故。反此三種。又則出生無殺盜婬。有名鬼倫。無名天趣。有無相傾,起輪迴性。若得妙發三摩提者,則妙常寂。有無二無,無二亦滅。尚無不殺不偷不婬。云何更隨殺盜婬事。

不斷三業,各各有私。因各各私。眾私同分,非無定處。自妄發生,生妄無因,無可尋究。汝勗修行,欲得菩提,要除三惑。不盡三惑,縱得神通,皆是世間有為功用。

習氣不滅,落於魔道。雖欲除妄,倍加虛偽。如來說為可哀憐者。

汝妄自造。非菩提咎。作是說者,名為正說。若他說者,即魔王說。

即時如來將罷法座。於師子床,攬七寶几,迴紫金山,再來仉倚。普告大眾及阿難言:汝等有學緣覺聲聞,今日迴心趣大菩提無上妙覺。吾今已說真修行法。汝猶未識修奢摩他毗婆舍那微細魔事。魔境現前,汝不能識。洗心非正,落於邪見。

或汝陰魔。或復天魔。或著鬼神。或遭魑魅。心中不明,認賊為子。又復於中得少為足。

如第四禪無聞比丘,妄言證聖。天報已畢,衰相現前。

謗阿羅漢身遭後有,墮阿鼻獄。

汝應諦聽。吾今為汝仔細分別。


四種阿修羅

鬼趣
是三界中,復有四種阿修羅類。若於鬼道以護法力,乘通入空。此阿修羅從卵而生,鬼趣所攝。

人趣
若於天中降德貶墜,其所卜居鄰於日月。此阿修羅從胎而出,人趣所攝。

天趣
有修羅王執持世界,力洞無畏,能與梵王及天帝釋四天爭權。此阿修羅因變化有,天趣所攝。

畜生趣
別有一分下劣修羅。生大海心,沈水穴口,旦遊虛空,暮歸水宿,此阿修羅因濕氣有,畜生趣攝。



無色界


從是有頂色邊際中,其間復有二種歧路。
若於捨心發明智慧,慧光圓通,便出塵界,成阿羅漢,入菩薩乘。如是一類,名為迴心大阿羅漢。

空處天
若在捨心,捨厭成就。覺身為礙,銷礙入空。如是一類,名為空處。

識處天
諸礙既銷,無礙無滅。其中唯留阿賴耶識。全於末那半分微細。如是一類,名為識處。

無所有處天
空色既亡,識心都滅。十方寂然,迴無攸往。如是一類,名無所有處。

非想非非想處天
識性不動,以滅窮研,於無盡中發宣盡性。如存不存。若盡非盡。如是一類,名為非想非非想處。

此等窮空,不盡空理。從不還天聖道窮者,如是一類,名不迴心鈍阿羅漢。

若從無想諸外道天,窮空不歸,迷漏無聞,便入輪轉。

是諸天上各各天人,則是凡夫業果酬答,答盡入輪。

彼之天王,即是菩薩遊三摩提,漸次增進,迴向聖倫所修行路。

是四空天,身心滅盡,定性現前,無業果色。從此逮終,名無色界。

此皆不了妙覺明心。積妄發生,妄有三界。中間妄隨七趣沈溺。補特伽羅各從其類。




色界


是十八天,獨行無交,未盡形累。自此已還,名為色界。

初禪

一切苦惱所不能逼。雖非正修真三摩地。清淨心中,諸漏不動。名為初禪。

梵眾天
世間一切所修心人,不假禪那,無有智慧。

但能執身不行婬欲。若行若坐,想念俱無。愛染不生,無留欲界。是人應念身為梵侶。如是一類,名梵眾天。

梵輔天
欲習既除,離欲心現。於諸律儀,愛樂隨順。是人應時能行梵德。如是一類,名梵輔天。

大梵天
身心妙圓,威儀不缺。清淨禁戒,加以明悟。是人應時能統梵眾,為大梵王。如是一類,名大梵天。


二禪
一切憂懸所不能逼。雖非正修真三摩地。清淨心中,麤漏已伏。名為二禪。


少光天
其次梵天,統攝梵人,圓滿梵行。澄心不動,寂湛生光。如是一類,名少光天。

無量光天
光光相然,照耀無盡,映十方界,遍成琉璃,如是一類,名無量光天。

光音天
吸持圓光,成就教體。發化清淨,應用無盡。如是一類,名光音天。


三禪
具大隨順,身心安隱,得無量樂。雖非正得真三摩地。安隱心中,歡喜畢具。名為三禪。

少淨天

如是天人,圓光成音,披音露妙,發成精行,通寂滅樂。如是一類,名少淨天。

無量淨天
淨空現前,引發無際,身心輕安,成寂滅樂。如是一類,名無量淨天。

遍淨天
世界身心,一切圓淨,淨德成就,勝託現前,歸寂滅樂。如是一類,名遍淨天。


四禪
一切世間諸苦樂境所不能動。雖非無為真不動地。有所得心,功用純熟。名為四禪。

福生天
復次天人,不逼身心,苦因已盡。樂非常住,久必壞生。苦樂二心,俱時頓捨。麤重相滅,淨福性生。

福愛天
如是一類,名福生天。捨心圓融,勝解清淨。福無遮中,得妙隨順,窮未來際。如是一類,名福愛天。

廣果天
從是天中,有二歧路。若於先心,無量淨光,福德圓明,修證而住。如是一類,名廣果天。

無想天
若於先心,雙厭苦樂,精研捨心,相續不斷。圓窮捨道,身心俱滅。心慮灰凝,經五百劫。是人既以生滅為因。不能發明不生滅性。初半劫滅。後半劫生。如是一類,名無想天。


五不還天
此中復有五不還天。於下界中九品習氣,俱時滅盡。苦樂雙忘。下無卜居。故於捨心眾同分中,安立居處。此不還天,彼諸四禪四位天王,獨有欽聞,不能知見。如今世間曠野深山,聖道場地,皆阿羅漢所住持故,世間麤人所不能見。

無煩天

苦樂兩滅,鬥心不交。如是一類,名無煩天。

無熱天
機括獨行,研交無地。如是一類,名無熱天。

善見天
十方世界,妙見圓澄,更無塵象一切沈垢。如是一類,名善見天。

善現天
精見現前,陶鑄無礙。如是一類,名善現天。

色究竟天
究竟群幾,窮色性性,入無邊際。如是一類,名色究竟天。


六天


是等皆於人中鍊心,不修正覺。別得生理,壽千萬歲。休止深山或大海島,絕於人境。斯亦輪迴妄想流轉。不修三昧。報盡還來,散入諸趣。

四天王天
諸世間人,不求常住。未能捨諸妻妾恩愛。於邪婬中,心不流逸。澄瑩生明。命終之後,鄰於日月。如是一類,名四天王天。

忉利天
於己妻房,婬愛微薄。於淨居時,不得全味。命終之後,超日月明,居人間頂。如是一類,名忉利天。

燄摩天
逢欲暫交,去無思憶。於人間世,動少靜多。命終之後,於虛空中朗然安住。日月光明,上照不及。是諸人等自有光明。如是一類,名須燄摩天。

兜率陀天
一切時靜。有應觸來,未能違戾。命終之後,上升精微,不接下界諸人天境。乃至劫壞,三災不及。如是一類,名兜率陀天。

樂變化天
我無欲心,應汝行事。於橫陳時,味如嚼蠟。命終之後,生越化地。如是一類,名樂變化天。

他化自在天
無世間心,同世行事。於行事交,了然超越。命終之後,遍能出超化無化境。如是一類,名他化自在天。

如是六天,形雖出動,心跡尚交。自此已還,名為欲界。


十種仙


復有從人,不依正覺修三摩地。別修妄念,存想固形。遊於山林人不及處。有十種仙。

彼諸眾生,堅固服餌而不休息,食道圓成,名地行仙。

堅固草木而不休息。藥道圓成,名飛行仙。

堅固金石而不休息。化道圓成,名遊行仙。

堅固動止而不休息。氣精圓成,名空行仙。

堅固津液而不休息。潤德圓成,名天行仙。

堅固精色而不休息。吸粹圓成,名通行仙。

堅固咒禁而不休息。術法圓成,名道行仙。

堅固思念而不休息。思憶圓成,名照行仙。

堅固交遘而不休息。感應圓成,名精行仙。

堅固變化而不休息。覺悟圓成,名絕行仙。



十種人


從是畜生酬償先債。若彼酬者分越所酬。此等眾生,還復為人,反徵其剩。

如彼有力兼有福德。則於人中不捨人身,酬還彼力。

若無福者,還為畜生,償彼餘直。若用錢物,或役其力,償足自停。如於中間,殺彼身命,或食其肉。如是乃至經微塵劫,相食相誅。猶如轉輪,互為高下,無有休息。除奢摩他及佛出世,不可停寢。汝今應知。

彼梟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頑類。

彼咎徵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異類。

彼狐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於庸類。

彼毒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很類。

彼蛔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微類。

彼食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柔類。

彼服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勞類。

彼應倫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於文類。

彼休徵者,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合明類。

彼諸循倫,酬足復形,生人道中,參於達類。

是等皆以宿債畢酬,復形人道。皆無始來業計顛倒,相生相殺。

不遇如來,不聞正法,於塵勞中法爾輪轉。此輩名為可憐愍者。


十類畜生


鬼業既盡,則情與想二俱成空。方於世間與元負人,怨對相值。身為畜生,酬其宿債。

物怪之鬼,物銷報盡,生於世間,多為梟類。

風魃之鬼,風銷報盡,生於世間,多為咎徵。

一切異類畜魅之鬼,畜死報盡,生於世間,多為狐類。

蟲蠱之鬼,蠱滅報盡,生於世間,多為毒類。

衰癘之鬼,衰窮報盡,生於世間,多為蛔類。

受氣之鬼,氣銷報盡,生於世間,多為食類。

綿幽之鬼,幽銷報盡,生於世間,多為服類。

和精之鬼,和銷報盡,生於世間,多為應類。

明靈之鬼,明滅報盡,生於世間,多為休徵。

一切諸類依人之鬼,人亡報盡,生於世間,多為循類。

是等皆以業火乾枯,酬其宿債,傍為畜生。此等亦皆自虛妄業之所招引。

若悟菩提,則此妄緣本無所有。如汝所言寶蓮香等,及琉璃王,善星比丘。如是惡業,本自發明。非從天降。亦非地出。亦非人與。自妄所招,還自來受。菩提心中,皆為浮虛妄想凝結。


十類鬼趣眾生


是諸眾生,非破律儀,犯菩薩戒,毀佛涅槃,諸餘雜業,歷劫燒然,後還罪畢,受諸鬼形。

怪鬼
若於本因貪物為罪。是人罪畢,遇物成形,名為怪鬼。

魃鬼
貪色為罪。是人罪畢,遇風成形,名為魃鬼。

魅鬼
貪惑為罪。是人罪畢,遇畜成形,名為魅鬼。

蠱毒鬼
貪恨為罪。是人罪畢,遇蟲成形,名蠱毒鬼。

癘鬼
貪憶為罪。是人罪畢,遇衰成形,名為癘鬼。

餓鬼
貪傲為罪。是人罪畢,遇氣成形,名為餓鬼。

魘鬼
貪罔為罪。是人罪畢,遇幽為形,名為魘鬼。

魍魎鬼
貪明為罪。是人罪畢,遇精為形,名魍魎鬼。

役使鬼
貪成為罪。是人罪畢,遇明為形,名役使鬼。

傳送鬼
貪黨為罪。是人罪畢,遇人為形,名傳送鬼。

是人皆以純情墜落,業火燒乾,上出為鬼。

此等皆是自妄想業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則妙圓明本無所有。


真如佛體與諸趣



若此妙明真淨妙心本來遍圓,如是乃至大地草木,蠕動含靈,本元真如,即是如來成佛真體,佛體真實,云何復有地獄、餓鬼、畜生、修羅、人、天、等道?

此道為復本來自有,為是眾生妄習生起?如寶蓮香比丘尼,持菩薩戒,私行婬欲。妄言行婬非殺非偷,無有業報。發是語已,先於女根生大猛火,後於節節猛火燒然,墮無間獄。琉璃大王。善星比丘。琉璃為誅瞿曇族姓。善星妄說一切法空。生身陷入阿鼻地獄。

此諸地獄,為有定處,為復自然,彼彼發業,各各私受。惟垂大慈,開發童蒙。令諸一切持戒眾生,聞決定義,歡喜頂戴,謹潔無犯。


諸趣生墜原因
一切眾生實本真淨。因彼妄見,有妄習生。因此分開內分外分。

內分


內分即是眾生分內。因諸愛染,發起妄情。情積不休,能生愛水。是故眾生,心憶珍羞,口中水出。心憶前人,或憐或恨,目中淚盈。貪求財寶,心發愛涎,舉體光潤。心著行婬,男女二根,自然流液。

外分

諸愛雖別,流結是同。潤濕不升,自然從墜。此名內分。阿難。外分即是眾生分外。因諸渴仰,發明虛想。想積不休能生勝氣。是故眾生,心持禁戒,舉身輕清。心持咒印,顧盻雄毅。心欲生天,夢想飛舉。心存佛國,聖境冥現。事善知識,自輕身命。阿難。諸想雖別,輕舉是同。飛動不沈,自然超越。此名外分。

想與情之比例

一切世間生死相續,生從順習,死從變流。

臨命終時,未捨煖觸,一生善惡俱時頓現。死逆生順,二習相交。

純想
純想即飛,必生天上。

若飛心中,兼福兼慧及與淨願,自然心開,見十方佛,一切淨土隨願往生。

情少想多
情少想多,輕舉非遠,即為飛仙,大力鬼王、飛行夜叉、地行羅剎、遊於四天,所去無礙。

其中若有善願善心,護持我法,或護禁戒隨持戒人,或護神咒隨持咒者,或護禪定保綏法忍。是等親住如來座下。

情想均等
情想均等,不飛不墜,生於人間。

想明斯聰,情幽斯鈍。

情多想少
情多想少,流入橫生,重為毛群,輕為羽族。

七情三想
七情三想,沈下水輪,生於火際,受氣猛火,身為餓鬼,常被焚燒,水能害己,無食無飲,經百千劫。

九情一想
九情一想,下洞火輪,身入風火二交過地,輕生有間,重生無間,二種地獄。

純情
純情即沈,入阿鼻獄。

更生十方阿鼻地獄

若沈心中,有謗大乘,毀佛禁戒,誑妄說法,虛貪信施,濫膺恭敬,五逆十重,更生十方阿鼻地獄。

自業所感
循造惡業,雖則自招。眾同分中,兼有元地。此等皆是彼諸眾生自業所感。



地獄十因六果



造十習因。受六交報。


十因


云何十因?



一者、婬習交接,發於相磨。研磨不休,如是故有大猛火光,於中發動。如人以手自相摩觸,煖相現前。二習相然,故有鐵床銅柱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行婬,同名欲火。菩薩見欲,如避火坑。


二者、貪習交計,發於相吸。吸攬不止,如是故有積寒堅冰,於中凍冽。如人以口吸縮風氣,有冷觸生。二習相陵,故有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寒冰、等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多求,同名貪水。菩薩見貪,如避瘴海。


三者、慢習交陵,發於相恃。馳流不息,如是故有騰逸奔波,積波為水。如人口舌自相綿味,因而水發。二習相鼓,故有血河、灰河、熱沙、毒海、融銅、灌吞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我慢,名飲癡水。菩薩見慢,如避巨溺。


四者、瞋習交衝,發於相忤。忤結不息心熱發火,鑄氣為金。如是故有刀山、鐵梱、劍樹、劍輪、斧鉞、鎗鋸。如人銜冤,殺氣飛動。二習相擊,故有宮割斬斫,剉剌槌擊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瞋恚,名利刀劍。菩薩見瞋,如避誅戮。


五者、詐習交誘,發於相調。引起不住,如是故有繩木絞校。如水浸田。草木生長。二習相延,故有杻械枷鎖鞭杖檛棒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奸偽,同名讒賊。菩薩見詐,如畏豺狼。


六者、誑習交欺,發於相罔。誣罔不止,飛心造奸。如是故有塵土屎尿,穢汙不淨。如塵隨風,各無所見。二習相加,故有沒溺騰擲,飛墜漂淪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欺誑,同名劫殺。菩薩見誑,如踐蛇虺。


七者。怨習交嫌,發於銜恨。如是故有飛石投瀝,柙貯車檻,甕盛囊撲。如陰毒人,懷抱畜惡。二習相吞,故有投擲擒捉,擊射拋撮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怨家,名違害鬼。菩薩見怨,如飲鴆酒。


八者、見習交明,如薩迦耶,見戒禁取,邪悟諸業,發於違拒,出生相反。如是故有王使主吏,證執文籍。如行路人,來往相見。二習相交,故有勘問權詐、考訊推鞫、察訪、披究、照明、善惡童子,手執文簿辭辯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惡見,同名見坑。菩薩見諸虛妄遍執,如臨毒壑。


九者、枉習交加,發於誣謗。如是故有合山合石,碾磑耕磨。如讒賊人,逼枉良善。二習相排,故有押捺搥按,蹙漉衡度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怨謗,同名讒虎。菩薩見枉,如遭霹靂。


十者、訟習交諠,發於藏覆。如是故有鑑見照燭。如於日中,不能藏影。二習相陳,故有惡友、業鏡、火珠、披露宿業,對驗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覆藏,同名陰賊。菩薩觀覆,如戴高山,履於巨海。


六交報

云何六報?一切眾生六識造業。所招惡報,從六根出。云何惡報從六根出。

見報
一者見報招引惡果。此見業交,則臨終時,先見猛火滿十方界。亡者神識,飛墜乘煙,入無間獄。發明二相。一者明見,則能遍見種種惡物,生無量畏。二者暗見,寂然不見,生無量恐。如是見火。燒聽,能為鑊湯烊銅。燒息,能為黑煙紫燄。燒味,能為焦丸鐵糜。燒觸,能為熱灰爐炭。燒心,能生星火迸灑,煽鼓空界。

聞報
二者、聞報招引惡果。此聞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波濤沒溺天地。亡者神識,降注乘流,入無間獄。發明二相。一者開聽。聽種種鬧,精神茅亂。二者閉聽,寂無所聞,幽魄沈沒。如是聞波。注聞,則能為責為詰。注見,則能為雷為吼,為惡毒氣。注息,則能為雨為霧,灑諸毒蟲周滿身體。注味,則能為膿為血,種種雜穢。注觸,則能為畜為鬼,為糞為尿。注意,則能為電為雹,摧碎心魄。

嗅報
三者嗅報招引惡果。此嗅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毒氣充塞遠近。亡者神識,從地踊出,入無間獄。發明二相。一者通聞,被諸惡氣熏極心擾。二者塞聞,氣掩不通,悶絕於地。如是嗅氣。衝息,則能為質為履衝見,則能為火為炬。衝聽,則能為沒為溺,為洋為沸。衝味,則能為餒為爽。衝觸,則能為綻為爛,為大肉山,有百千眼,無量咂食。衝思,則能為灰為瘴,為飛砂瀝擊碎身體。

味報
四者味報招引惡果。此味業交,則臨終時,先見鐵網猛燄熾烈,周覆世界。亡者神識,下透挂網,倒懸其頭,入無間獄。發明二相。一者吸氣,結成寒冰,凍裂身肉。二者吐氣,飛為猛火,焦爛骨髓。如是嘗味。歷嘗,則能為承為忍。歷見,則能為然金石。歷聽,則能為利兵刃。歷息,則能為大鐵籠,彌覆國土。歷觸,則能為弓為箭為弩為射。歷思,則能為飛熱鐵從空雨下。

觸報
五者觸報招引惡果。此觸業交,則臨終時,先見大山四面來合,無復出路。亡者神識,見大鐵城,火蛇火狗,虎狼師子,牛頭獄卒,馬頭羅剎,手執鎗茅,驅入城門,向無間獄。發明二相。一者合觸,合山逼體,骨肉血潰。二者離觸,刀劍觸身,心肝屠裂。如是合觸。歷觸,則能為道為觀,為廳為案。歷見,則能為燒為爇。歷聽,則能為撞為擊,為剚為射。歷息,則能為括為袋,為考為縛。歷嘗則能為耕為鉗,為斬為截。歷思則能為墜為飛,為煎為炙。

思報
六者思報招引惡果。此思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惡風吹壞國土。亡者神識,被吹上空,旋落乘風,墮無間獄。發明二相。一者不覺,迷極則荒,奔走不息。二者不迷,覺知則苦,無量煎燒,痛深難忍。如是邪思。結思,則能為方為所。結見,則能為鑒為證。結聽,則能為大合石,為冰為霜,為土為霧。結息,則能為大火車,火船火檻。結嘗,則能為大叫喚,為悔為泣。結觸,則能為大為小,為一日中萬生萬死,為偃為仰。

地獄十因六果皆是眾生迷妄所造。若諸眾生,惡業圓造。入阿鼻獄,受無量苦,經無量劫。六根各造。及彼所作兼境兼根,是人則入八無間獄。身口意三,作殺盜婬。是人則入十八地獄。三業不兼,中間或為一殺一盜,是人則入三十六地獄。見見一根,單犯一業,是人則入一百八地獄。由是眾生別作別造。於世界中入同分地。妄想發生,非本來有。



三中漸次


如是眾生一一類中,亦各各具十二顛倒,猶如捏目亂華發生,顛倒妙圓真淨明心,具足如斯虛妄亂想。汝今修證佛三摩提,於是本因元所亂想,立三漸次,方得除滅。

如淨器中除去毒蜜,以諸湯水并雜灰香,洗滌其器,後貯甘露。云何名為三種漸次。



修習除其助因


云何助因?如是世界十二類生不能自全,依四食住。所謂段食、觸食、思食、識食。

是故佛說一切眾生皆依食住。一切眾生,食甘故生,食毒故死。

是諸眾生求三摩提,當斷世間五種辛菜。是五種辛熟食發婬,生啖增恚。

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縱能宣說十二部經,十方天仙嫌其臭穢咸皆遠離。

諸餓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與鬼住,福德日銷,長無利益。

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薩、天仙、十方善神不來守護。大力魔王得其方便,現作佛身來為說法,非毀禁戒,讚婬、怒、癡。命終自為魔王眷屬。受魔福盡,墮無間獄。

修菩提者永斷五辛,是則名為第一增進修行漸次。


真修刳(ㄎㄨ)其正性


云何正性?如是眾生入三摩地,要先嚴持清淨戒律,永斷婬心、不餐酒肉、以火淨食、無啖生氣。

是修行人若不斷婬及與殺生,出三界者無有是處。當觀婬欲猶如毒蛇,如見怨賊。

先持聲聞四棄、八棄,執身不動。後行菩薩清淨律儀,執心不起。

禁戒成就,則於世間永無相生相殺之業。

偷劫不行,無相負累,亦於世間不還宿債。

是清淨人修三摩地,父母肉身,不須天眼,自然觀見十方世界。

睹佛聞法,親奉聖旨。得大神通,遊十方界。宿命清淨,得無艱險。

是則名為第二增進修行漸次。


增進違其現業


云何現業?如是清淨持禁戒人,心無貪婬,於外六塵不多流逸。

因不流逸,旋元自歸。塵既不緣,根無所偶。

反流全一,六用不行。

十方國土皎然清淨,譬如琉璃內懸明月,身心快然,妙圓平等,獲大安隱。

一切如來密、圓、淨、妙皆現其中。是人即獲無生法忍。

從是漸修,隨所發行,安立聖位。

是則名為第三增進修行漸次。



五十五心


世尊。如是修證佛三摩提,未到涅槃。云何名為乾慧之地,四十四心,至何漸次,得修行目。詣何方所,名入地中。云何名為等覺菩薩。

阿難當知。妙性圓明,離諸名相,本來無有世界眾生。因妄有生。因生有滅。生滅名妄。滅妄名真。是稱如來無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轉依號。阿難。汝今欲修真三摩地,直詣如來大涅槃者,先當識此眾生世界二顛倒因。顛倒不生,斯則如來真三摩地。阿難。云何名為眾生顛倒。阿難。由性明心,性明圓故。因明發性,性妄見生。從畢竟無成究竟有。此有所有,非因所因,住所住相,了無根本。本此無住,建立世界,及諸眾生。迷本圓明,是生虛妄。妄性無體,非有所依。將欲復真,欲真已非真真如性。非真求復,宛成非相。非生非住,非心非法,展轉發生。生力發明,熏以成業。同業相感。因有感業相滅相生。由是故有眾生顛倒。阿難。云何名為世界顛倒。是有所有,分段妄生,因此界立。非因所因,無住所住,遷流不住,因此世成。三世四方,和合相涉,變化眾生成十二類。是故世界因動有聲。因聲有色。因色有香。因香有觸。因觸有味。因味知法。六亂妄想成業性故。十二區分由此輪轉。是故世間聲香味觸,窮十二變為一旋復。乘此輪轉顛倒相故。是有世界卵生、胎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若非有色、若非無色、若非有想、若非無想。阿難。由因世界虛妄輪迴,動顛倒故,和合氣成八萬四千飛沈亂想。如是故有卵羯邏藍,流轉國土。魚鳥龜蛇,其類充塞。由因世界雜染輪迴,欲顛倒故,和合滋成八萬四千橫豎亂想。如是故有胎遏蒲曇,流轉國土。人畜龍仙,其類充塞。由因世界執著輪迴,趣顛倒故,和合煖成八萬四千翻覆亂想。如是故有濕相蔽尸,流轉國土。含蠢蝡動,其類充塞。由因世界變易輪迴,假顛倒故。和合觸成八萬四千新故亂想。如是故有化相羯南,流轉國土。轉蛻飛行,其類充塞。由因世界留礙輪迴,障顛倒故,和合著成八萬四千精耀亂想。如是故有色相羯南,流轉國土。休咎精明,其類充塞。由因世界銷散輪迴,惑顛倒故。和合暗成八萬四千陰隱亂想。如是故有無色羯南,流轉國土。空散銷沈,其類充塞。由因世界罔象輪迴,影顛倒故,和合憶成八萬四千潛結亂想。如是故有想相羯南,流轉國土。神鬼精靈,其類充塞。由因世界愚鈍輪迴,癡顛倒故,和合頑成八萬四千枯槁亂想。如是故有無想羯南,流轉國土。精神化為土木金石,其類充塞。由因世界相待輪迴,偽顛倒故,和合染成八萬四千因依亂想。如是故有非有色相,成色羯南,流轉國土。諸水母等,以蝦為目,其類充塞。由因世界相引輪迴,性顛倒故,和合咒成八萬四千呼召亂想。由是故有非無色相,無色羯南,流轉國土。咒詛厭生,其類充塞。由因世界合妄輪迴,罔顛倒故,和合異成八萬四千迴互亂想。如是故有非有想相,成想羯南,流轉國土。彼蒲盧等異質相成,其類充塞。由因世界怨害輪迴,殺顛倒故,和合怪成八萬四千食父母想。如是故有非無想相,無想羯南,流轉國土。如土梟等附塊為兒,及破鏡鳥以毒樹果,抱為其子,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其類充塞。是名眾生十二種類。


乾慧地

善男子欲愛乾枯,根境不偶。現前殘質不復續生。執心虛明,純是智慧。慧性明圓,鎣十方界。乾有其慧,名乾慧地。



十信


信心住

欲習初乾,未與如來法流水接。即以此心,中中流入,圓妙開敷。從真妙圓,重發真妙。妙信常住。一切妄想滅盡無餘。中道純真。名信心住。

念心住

真信明了,一切圓通。陰處界三不能為礙。如是乃至過去未來,無數劫中,捨身受身一切習氣,皆現在前。是善男子,皆能憶念,得無遺忘。名念心住。

精進心

妙圓純真。真精發化。無始習氣通一精明。唯以精明進趣真淨。名精進心。

慧心住

心精現前。純以智慧。名慧心住。

定心住

執持智明。周遍寂湛。寂妙常凝。名定心住。

不退心

定光發明。明性深入。唯進無退。名不退心。

護法心

心進安然保持不失。十方如來氣分交接。名護法心。

迴向心

覺明保持。能以妙力,迴佛慈光,向佛安住。猶如雙鏡,光明相對。其中妙影重重相入。名迴向心。

戒心住

心光密迴,獲佛常凝無上妙淨。安住無為,得無遺失。名戒心住。

願心住

住戒自在。能遊十方,所去隨願。名願心住。


十住


發心住

善男子以真方便發此十心。心精發暉,十用涉入,圓成一心。名發心住。

治地住

心中發明,如淨琉璃內現精金。以前妙心,履以成地。名治地住。

修行住

心地涉知,俱得明了。遊履十方,得無留礙。名修行住。

生貴住

行與佛同。受佛氣分。如中陰身自求父母。陰信冥通,入如來種。名生貴住。


方便具足住

既遊道胎,親奉覺胤,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名方便具足住。

正心住

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

不退住

身心合成,日益增長。名不退住。

童真住

十身靈相一時具足。名童真住。

法王子住

形成出胎,親為佛子。名法王子住。

灌頂住

表以成人。如國大王以諸國事分委太子。彼剎利王世子長成,陳列灌頂。名灌頂住。



十行


歡喜行

善男子成佛子已,具足無量如來妙德,十方隨順。名歡喜行。

饒益行

善能利益一切眾生。名饒益行。

無瞋恨行

自覺覺他,得無違拒。名無瞋恨行。

無盡行

種類出生,窮未來際,三世平等,十方通達。名無盡行。

離癡亂行

一切合同,種種法門,得無差誤。名離癡亂行。

善現行

則於同中,顯現群異。一一異相,各各見同。名善現行。

無著行

如是乃至十方虛空滿足微塵,一一塵中現十方界。現塵現界,不相留礙。名無著行。

尊重行

種種現前,咸是第一波羅密多。名尊重行。

善法行

如是圓融,能成十方諸佛軌則。名善法行。

真實行

一一皆是清淨無漏,一真無為,性本然故。名真實行。


十迴向



救護一切眾生離眾生相迴向
善男子滿足神通,成佛事已,純潔精真,遠諸留患。當度眾生,滅除度相,迴無為心向涅槃路。名救護一切眾生離眾生相迴向。

不壞迴向
壞其可壞。遠離諸離。名不壞迴向。

等一切佛迴向
本覺湛然,覺齊佛覺。名等一切佛迴向。

至一切處迴向
精真發明,地如佛地。名至一切處迴向。

無盡功德藏迴向
世界、如來互相涉入,得無罣礙。名無盡功德藏迴向。

隨順平等善根迴向
於同佛地,地中各各生清淨因。依因發揮,取涅槃道。名隨順平等善根迴向。

隨順等觀一切眾生迴向
真根既成。十方眾生皆我本性。性圓成就,不失眾生。名隨順等觀一切眾生迴向。

真如相迴向
即一切法,離一切相。唯即與離,二無所著。名真如相迴向。

無縛解脫迴向
真得所如,十方無礙。名無縛解脫迴向。

法界無量迴向
性德圓成,法界量滅。名法界無量迴向。


四加行



善男子盡是清淨四十一心,次成四種妙圓加行。

煖地
即以佛覺用為己心,若出未出。猶如鑽火,欲然其木。名為煖地。

頂地
又以己心成佛所履,若依非依。如登高山,身入虛空,下有微礙。名為頂地。

忍地
心佛二同,善得中道。如忍事人,非懷非出。名為忍地。

世第一地
數量銷滅。迷覺中道,二無所目。名世第一地。



十地


歡喜地

善男子於大菩提善得通達,覺通如來,盡佛境界。名歡喜地。

離垢地

異性入同,同性亦滅。名離垢地。

發光地

淨極明生。名發光地。

燄慧地

明極覺滿。名燄慧地。

難勝地

一切同異所不能至。名難勝地。

現前地

無為真如性淨明露。名現前地。

遠行地

盡真如際。名遠行地。

不動地

一真如心。名不動地。

善慧地

發真如用。名善慧地。

法雲地

是諸菩薩從此已往,修習畢功,功德圓滿,亦自此地名修習位。慈陰妙雲,覆涅槃海。名法雲地。


二聖位


等覺

如來逆流,如是菩薩順行而至,覺際入交。名為等覺。

妙覺

從乾慧心至等覺已,是覺始獲金剛心中初乾慧地,如是重重單複十二,方盡妙覺,成無上道。

是種種地皆以金剛觀察如幻十種深喻。奢摩他中,用諸如來毗婆舍那,清淨修證,漸次深入。

阿難。如是皆以三增進故,善能成就五十五位真菩提路。

作是觀者,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


廿五圓通及楞嚴咒


因為文章過長,廿五圓通請按連結